李吉明123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博客 BLOG<返回博客列表页
县委书记成“文贼”很值得反思
2017-07-04 11:31
分类: 社会

县委书记成“文贼”很值得反思

网友眼里的“文贼”,指的是利用黑客手段盗窃时评稿件,发表到各大媒体骗取稿费的人。而其实质,也就是通过剽窃他人著作、文章再改头换面以自己的名义投递。正所谓“才不在高,抄抄就行;学不在深,改改则灵……无创作之劳苦,有名利之收成。越抄胆越大,愈混路越精。”然而,就在“文贼”肆无忌惮已成社会诟病,并且已经多次引发口水之战的当下,一些领导干部居然也被指“文抄公”,这便让人感觉有点啼笑皆非了。

7月2日,一篇题为“富县县委书记李志锋2017年署名文章全文抄袭2015年新华时评”的文章引发舆论热议,文章内容将李志锋发表于2017年6月23日《延安日报》的署名文章《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》与新华网2015年5月14日发布的《新华时评:严于律己重在自重、自省、自律》一文进行比对,发现大面积雷同之处。而对于这一事件,中新网和环球网7月4日分别称:当地官方已着手介入调查官方回应称,此事系“县委办公室工作方面的重大失误”,且李志锋是“被署名”。

正如很多网友所料,关于此事的一些相关评论文章被删除了,李志锋是“被署名”的,看来县委办亦或那些秘书同志们大抵是“罪责难逃”了。但老李仍然感到不能理解的是:这并非只是一个讲话稿那么简单,而且是一篇发表于当地“日报”的一篇心得体会,况且还是署名文章,难道这个县委书记果真不知?另据知情者透露,该稿件是由富县纪委发至延安市纪委,最终转发至延安日报社的,县委主要领导若要发表类似稿件,必须要本人签字、单位盖章——怪哉,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代替县委书记签字、盖章?

领导事多,把关不严,导致文稿抄袭过多。这其实也算不得多大的事情,出面认个错道个歉也就是了。况且由下属代替领导执笔发表署名文章的事情在各地都有,并非什么秘密。非要摆出一副“官方已着手介入调查”,乃跟县委书记毫无关系的“被署名”的姿态来,究竟是在自我洗白,还是在自我抹黑?难不成,“欲明人者先自明欲正人者先正己”果真就是一种只对他人言说的梦魇呓语、虚妄之说?

面对出现的问题,不是积极直面应对,而是一味明哲保身、推卸责任。这是很多基层领导干部一贯的作风,也是导致舆情扩大升级的根源所在。而这个富县县委书记的错误,就在于他太过于高估了下属的写作水平,也太过于低估了网络的舆论繁杂——只要是略微懂得一点网络知识的人都懂得,只要在搜索工具中输入文章的标题或者某一段话,就会知道这篇文章是不是抄袭之作。但遗憾的是,这个富县县委书记连这么一点点的举手之劳都不愿意去做,只是感觉文章写的挺好,只是认为“被署名”了就可以风停浪止。

当然,对于官方回应“县委办公室工作方面的重大失误”,老李还是比较赞同的。2014年12月25日,“人民日报”官方微博在评论于正抄袭琼瑶一事时曾说:“以抄发家,哪怕名利双收,实是自设陷阱。”既然法律不容文贼”,你们在给领导撰写稿件时,又岂能“斯虽陋术,唯君独精”,又岂能“面对参考作,心想鬼窍门”,给书记同志挖深坑、设陷阱?

不走邪路,才能身威言正;学会做人,方可再谈出征。然而现实却是,一些领导干部大小会议讲话靠秘书、收集了解情况靠秘书、解决处理问题靠秘书、座谈汇报工作靠秘书,发表体会文章也靠秘书;而不少地方党政机关的文秘人才又是极度匮乏,在给领导准备材料时不是照本宣科、人云亦云,便是胸无点墨、抄袭应付,甚至“不以抄袭为耻,反以抄为荣”已然成风。

老李是亲身领教过某个县区党政办的文秘水平的。他们不仅与“身在兵位,胸为帅谋”距离甚远,而且大都是从基层随意拼凑的一支队伍,文字功底极差且不善于学习,即使每有材料任务,也大都是无骨无魂、无肉无神的空洞之语,要么词不达意缺乏激情、要么敷衍塞责没有格局,根本不可能起到“智库”和“智囊”的作用。实在达不到领导满意时,就铤而走险,一抄了之。而这一系列问题的背后,折射的则是“慵懒散慢拖瞒”陋习,是“浮夸形式不实”的作风。

某些党政机关与部门及其领导干部抄袭旧公文、旧信息,早已不是秘密。而抄袭闹剧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闹剧持续上演,就必然会使公信力和影响力受到严重摧残。所以,县委书记发表在党报上的署名文章涉嫌抄袭遭遇网民举报,很尴尬很丢人也很值得反思。诚如网友所说,连写个心得体会都要抄袭,又如何指望他勤政为民?看来,是该思考如何打破官场八股文潜规则,避免抄袭成为官场老笑话的时候了……(李吉明)


标签: 文贼 县委书记 抄袭
  • 浏览: 217

  • 收藏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评论

暂无评论

博客分类

博客标签

文件归档

访问量

今日 (0)

总访问量 (0)

热门博客主
重磅博文
<
>